分享老笔杆子经验,帮助小笔杆子成长!
首页 > 人在秘途 > 官场小说 > 天字出头

天字出头

来源:微信号“公务员高参”(igongwuyuan) 2019-01-16

"呜一一一”,一声长呜,火车呼啸着驶出了站台。

月明星稠,望着远去的列车,耿阳一步一回头地走出车站的出口。

耿阳本来计划要送女儿去学校的,可市里通知要开会,一局之长的他,身不由己,只能把女儿送到火车站。

“月儿啊,我们的宝贝女儿星星长大了,如今离家而去,考上了大学,要开始自己新的生活了。知道吗,你走了,把我留在这个世上有多孤单,以后的生活,该怎么过?”送走了女儿,耿阳的心一阵接一阵地感到刺痛。

月儿是耿阳的妻子,女儿星星小学毕业的那一年,一场疾病让她过早地离开了人世。月儿闭眼的那一刻,双手紧紧地拉着耿阳和耿星的手。这世界让她留恋的东西太多了,她不想走!

耿阳和陈月同一年来到机关上班,小伙子长得风流倜傥,姑娘的容貌闭月羞花。耿阳在局里当文书,文采好,陈局长很赏识。陈月是陈局长的女儿,在科室里当干事。耿阳喜欢陈月,但他知道自己的身份,一个农民的儿子,怎敢对局长的千金怀揣幻想,只有勤奋工作,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。陈月回到家,话里话外经常和父亲说起耿阳,每每这时,总是眉飞色舞。陈局长是过来人,怎么会看不出女儿的心事。

元旦前夕,局里组织联谊舞会,陈月避开那么多的热辣辣的目光,拉起呆坐着的耿阳就转到了舞池。耿阳开始感到心脏剧烈地跳动,不敢直视陈月,木偶似得跟着陈月走,大气不敢多出。

“都说你在学校时是舞王,怎么了,难道我是怪兽,会吃你?”陈月嗔怪起了耿阳。

心爱的姑娘就在眼前,直到舞会结束,耿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呆子,给你一个谜语,明天给我答案。”陈月把一张早已准备好的纸条塞进了耿阳手里。

耿阳一路小跑着回到了单身宿舍,打开被手心攥的湿津津的纸条。

“天字出头,打一字。”耿阳看到了谜面。

一个夫字,什么意思呢?耿阳问自己,其实他已经懂了,姑娘爱上了自己。

耿阳和陈月结婚后的头几年和陈局长一家住在一起,星星出生的时候,他们有了自己的新房,享受着快乐的三人世界。

陈月的病来势汹汹,几个月的治疗让她吃尽了化疗的苦头,头发掉光了,每天吃不进多少食物,那么好的女人几乎变成了干柴。

那时的耿阳已是科级干部了,每天工作很忙,医院里的陈月,白天由已经退休的父母照看,一下班耿阳便一刻不离地陪伴自己的妻子。

“阳啊,我知道自己没有几天了,我走后,一定好好地把星星培养成人,你自己也要及早找个体贴你的人......”陈月拉着耿阳的手,泣不成声。

这一天,程月歪歪扭扭地在纸上又写下一个谜语:我字去掉撇。

夜深人静时,看着自己心爱的妻子,耿阳用一个字的谜语回答了陈月:安。

“你永远是我家里的女人,不要离开我,不能离开我,不让你离开我......”耿阳嚎啕大哭。

月儿走了,耿阳陪着星星成长。耿星长得越来越像了妈妈,看到女儿一天天长大,有时候耿阳的心里会有些许安慰。

可如今,星星又要远走高飞......

耿阳的眼前突然出现了许多女人的面孔,局里毕业不久的女秘书、电视台有事没事找自己闲聊的单身主播,还有......

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耿阳回到了家。随手打开客厅的吊灯,陈月的照片正温柔地对着他笑。

“月儿,我知道你在等我,天子出头是丈夫,太阳、月亮和星星,永远是一家!”

上一篇:昨晚,我喝高了 下一篇:返回列表

重要申明:
1、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,仅限学习借鉴和参考;
2、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,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laobigan @ 126.com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